乾元坤和EAM系统应用

资金面“紧”在结构

日期:2018-09-25
乾元坤和编辑

乾元坤和编辑

年末时分,银行体系流动性再起波澜。一边是央行三番四次地表示流动性总量较高,一边是金融机构声泪俱下地诉苦钱紧难受,如何理解年底货币市场的怪现象?

27日,央行公开市场操作连续第4日停做。央行公告称,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。临近年末财政支出力度加大,对冲央行逆回购到期等因素后仍将继续推高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,27日不开展公开市场操作。这一说法重申了最近央行的表态。

自从22日暂停公开市场操作以来,央行不断地向市场传递三方面的讯息:第一,目前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;第二,临近年末财政支出力度加大;第三,央行逆回购到期无碍财政支出继续推高流动性总量。

总之,央行认为,当前流动性总量较高,且随着财政支出加快,有望继续提高。

然而,市场并没有感受到财政投放带来的“温暖”。近期跨年资金持续偏紧,随着年末临近,跨年资金愈发紧俏,资金价格异常走高,银行间市场上7天期回购利率罕见地出现高达15%甚至20%的成交价。

我们没有理由质疑央行的说法。一则年底逾万亿元的财政资金投放客观存在。二则货币市场核心指标也印证了央行的说法。12月以来,货币市场短期流动性一直较充裕,直到27日,市场上仍有大量的隔夜资金供给,不跨年的资金需求很容易得到满足。本周初,银行间市场隔夜回购利率(DR001)降至2.53%,创了一个半月新低。代表性的7天回购利率最新加权价报2.88%,仍处在四季度以来均值附近。

但不可否认的是,临近年末,货币市场波动加大,部分期限资金供求紧张,部分机构流动性压力较大。据了解,26日,银行间市场7天回购利率最高成交到15%27日进一步刷新至20%14天回购利率最高成交到19.5%以上,均为今年以来罕见。交易所市场利率波动剧烈。27日,上交所7()以内各期限回购利率盘中最高均超过14%,隔夜回购利率最高成交到17%

从年底主要流动性影响因素来看,首先,年末商业银行面临诸多监管指标考核,为改善指标、美化报表,年末腾挪资产负债、增加备付,对货币市场流动性供求的影响较大。

其次,今年银行传统负债增长乏力,同业负债扩张遭遇严监管,负债问题始终较为突出。最后,银行体系流动性存在分层现象,大机构处在资金链条上游,是传统的出资方,在流动性压力或不确定性较大时,大机构求“自保”,减少融出资金,使得中小机构难以获得流动性支持,成为加剧流动性边际波动的推手。

不容忽视的是,年末各类因素互相影响、形成叠加,容易加剧流动性结构性紧张和边际波动。

比如,季末MPA考核影响了银行向非银出借资金的意愿。即使当前资金池里的“水”是充裕的,但若因为各种因素停止了“流动”,无法实现从大行到中小行、从银行向非银的传导,也难以缓解中小机构的干渴。这正是目前跨年资金、交易所资金异常紧张所反映的——流动性紧张主要发生在中小机构身上。

另值得注意的是,年底部分存款类机构负债压力较大,即便到年内最后几日,仍然有大量银行抢发同业存单。

近年来,同业存单某种程度上已成为大银行、货币基金等“金主”向中小银行输送流动性的载体,同时也是中小银行之间互相调剂流动性的中枢,但随着金融监管加强,同业存单的需求面临冲击。

首先,基金流动性风险新规,提高了货币基金投资同业存单的门槛;其次,明年同业存单将正式纳入MPA同业负债考核,中小银行通过相互持有存单调剂流动性的模式面临挑战;最后,为改善LCR指标,银行有动力发行中长期同业存单,但也会控制对同业存单的配置。数据显示,12月有超过2.2万亿同业存单到期,滚动续发需求处在全年高位,但需求受限,供需矛盾突出,导致部分中小银行负债紧张,也加剧了跨年流动性压力。

当前资金面表现出的紧张主要是结构性的紧张,是年末监管考核压力、金融机构负债压力与流动性分层现象叠加共振的结果。流动性总量没有问题,存款类机构流动性仍相对平稳,因此,流动性波动风险可控,央行重启流动性投放的概率不大,因为这会继续增加已经较高的流动性,而向大行投放资金也难以缓解结构性问题,另外,必要的流动性压力也是促使机构加强风险防范、合理控制杠杆的合理手段。

温馨提示:欲了解更多关于企业资源管理的内容,请点击乾元坤和资产管理系统,或拨打010-51246210010-81059968进行咨询。

分享到:

相关文章: